亚搏手机版官方登录

>>
【人民日报】中国能建葛洲坝机电公司白鹤滩机电项目部桥机班班长梅琳——吊装千吨 不差毫厘(工匠绝活)

【绝活看点】

从事大型水电项目桥机起吊工作27年,从吊装三峡水电站1500吨发电机转子,到吊装白鹤滩水电站2300吨发电机转子,梅琳用她独创的“手感、声感”操作法,在高空中将这些零部件精准吊装到位,精确度控制在1毫米之内。

奔腾的金沙江水涌聚坝前,白鹤滩水电站矗立于两山之间。进入水电站旁边的地下厂房,爬上约7层楼高的桥机平台,记者见到了在桥机驾驶室内工作的梅琳(见上图),她是中国能建葛洲坝机电公司白鹤滩机电项目部桥机班班长。梅琳正熟练地控制着手中的3个操作杆吊运机组构件。巨大的钢架结构桥机悬空架在厂房两侧岩锚梁上,横向跨度31米,场面颇为壮观。

“通过手柄控制钩子在空中水平运动,就像空中大型‘抓娃娃机’,只不过我们‘抓’的是大型建材和设备。”梅琳向记者形象地介绍桥机的工作原理,“难度最大的还是千吨级转子这类巨型精密装置的吊装。”

1995年,刚从学校毕业的梅琳成为三峡工程的桥机工,负责土建材料吊装。2002年,三峡左岸电站首台机组——5号转子完成吊装,在现场的梅琳被壮观的场景震撼,暗下决心:“我也要熟练地掌握吊装转子。”

“转子是发电机组的重要零部件,转子吊装非常考验桥机工操作能力,讲究‘稳、准、快’。打个比方,就像太空中飞船和空间站对接需要精密计算,转子吊装同样如此,落入机坑时与定子对接,装机精度以毫米计算。”梅琳向记者介绍。

为了提高自己的操作技术,梅琳每天完成基本吊装任务之余,就用一个水桶装满水,操作桥机吊着水桶来回“吊装”。“吊装中一滴水都不能洒,才算达到‘稳’的要求。”梅琳说。

每天十几小时的工作与练习中,梅琳摸索出了一套“跟钩”技巧:“重物稳首先钩子得稳,要感受钩子的摆动幅度,及时调整操作杆选择合适的挡位和方向,‘跟住’钩子,使得桥机、重物与钩子的重心保持在一条线上,才能稳得住。”

2003年8月,三峡左岸电站4号机组转子吊装在即,梅琳主动请缨承担吊装任务。经考察合格后,梅琳如愿接过重任,顺利完成1500吨发电机转子的吊装。

入行27年,梅琳共完成16台大型转子吊装,她也成为国内为数不多可以完成巨型精密装置吊装的桥机司机。去年4月,她再一次迎来高难度挑战,白鹤滩右岸电站13号百万千瓦机组转子吊装任务,这是她在白鹤滩水电站吊装的第三台大型转子。

重达2300吨、直径16米的13号机组转子,已超过单个桥机的承重上限,需要两个桥机并机操作。经过前期安装团队精密的方案设计,2021年4月25日上午9时20分,转子吊装开始。

梅琳操作桥机吊起千吨转子,平移219米后,开始垂直入坑安装。“入机坑后的微调最考验操作技术,转子销钉和定子销孔的间隙是1.5毫米,操作上每次‘点动’必须控制在1毫米左右。”梅琳介绍。

“操作杆控制桥机会有一定延时,这个时候就需要仔细听桥机抱闸打开的声音,听到这个声音,手就把操作杆归零,才能保证‘点动’精准。”梅琳把这套办法称为“手感、声感”操作法。

一个多小时后,经过入坑后的5次微调校准,13号机组转子终于吊装到位。“出于安全设计,桥机操作杆需要右手一直握住,保持挡位不能松开,当时吊装结束后右手已经麻了,手心全是汗。”梅琳说。

“几十个人的团队互相配合,根据转子降落及对接情况,与桥机驾驶员梅琳及时沟通,她在精确指令下精细操作,才能安全精准地安装到位。”中国能建葛洲坝机电公司白鹤滩机电项目部总工程师张奎介绍。

2020年11月,梅琳获得中国能源化学地质工会“大国工匠”称号。“从三峡到白鹤滩,我们有幸见证了中国水电快速发展的时期。这份荣誉不仅属于我,也属于每个参与中国水电建设的工人。”梅琳说。

报道链接:http://paper.people.com.cn/rmrb/html/2022-04/21/nw.D110000renmrb_20220421_2-08.htm

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7cda47e545aee0be4003778ceb29a5d5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